互聯網藥品交易服務資格證:蒙C20140003
鴻茅藥酒

轉載:鴻茅藥酒真相直擊:產品銷量回升的背后 是誰在提振市場信心?(一)

2018.09.28

過去,曾子在費這個地方。費當地有個和曾子同名同姓的人殺了人。

有一個人跑來告訴曾子的母親:“曾參殺人了?!?/span>

曾母邊織布邊說:“我兒子是不會殺人的?!?/span>

過一會,又有一個人來告訴曾母:“曾參殺人了?!?/span>
曾母依舊照常織布。

又過了一會,再來一個人告訴曾母:“曾參殺人啦?!?/span>
曾母害怕了,放下織布梭子跳墻逃跑了。

這就是“曾子殺人”的故事。曾子是有名的賢人、君子,怎么會殺人呢?但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謠言傳來,就連最了解曾子品行的曾母也相信了。

企業深知謠言的厲害,所以大多非常愛惜自己的聲譽,甚至為了維護企業品牌,做出有些頭腦發熱的事情。

鴻茅國藥就是如此,發生在4月份的“鴻茅藥酒事件”已經被證明是一個發熱舉動。但如果放任不管呢?或許就像同樣發生在4月份的“伊利謠言事件”一樣,流言橫飛,市值蒸發,最終還是選擇訴諸警方。

流言是會殺人的,同樣,也會殺死一個企業。大眾被流言裹挾,難免失去判斷力,在這樣的形勢下,任何努力都有可能枉費精力,唯有寄托于產品本身會說話。

藥酒百年傳承

古語有云:“酒為百藥之長”。醫的繁體字“醫”,便是從“酉”(酒),由酒能治病演化而來。

李時珍編著的《本草綱目》一書中,對酒的醫學功能論之頗詳。如“行藥勢,殺百邪,惡毒氣,通血脈,厚腸胃,潤皮膚,散濕氣,消憂發怒,宣言暢意”,“少飲則和血行氣,壯神御寒,消譴助興”。

藥酒作為酒劑中藥,則在酒的基礎上更加注重治療作用。李時珍在《本草綱目》同樣列舉了200多個藥酒方。如當歸酒可以“和血脈,壯筋骨,止諸痛,調經”;人參酒可以“補中益氣,通治諸虛?!?/span>

鴻茅藥酒,始創者是一位名叫王吉天的山西中醫,清乾隆年間,他走方行醫來到內蒙古自治區烏蘭察布市涼城縣廠漢營,見這里山水毓秀,藥材資源豐富,然而百姓卻缺醫少藥,便舉家遷居到了這里,懸壺開號,醫濟世人。


乾隆四年,他在經典古方的基礎上,結合多年診脈開方心得,采67味道地藥材,入酒調制,創出能治風寒濕痹、脾胃虛寒、腎虧腰酸及氣血虧虛等多種病癥的“鴻茅藥酒”,傳承至今將近三百年。

當鮑洪升2006年接手鴻茅藥酒時,這家老字號企業已經停產兩年半了,只剩下一棟辦公樓和幾間破舊的廠房。

鮑洪升帶領團隊著手對企業進行全方位的改組改建,建設新的倉庫、廠房、GMP車間,、自動化釀酒車間、智能化自動化消防設施等等,讓鴻茅藥酒這個百年品牌重新恢復了生機。

為了跟緊時代的腳步,鴻茅國藥采用先進技術和設備,將“選藥、炮制、另煎、鼎合、封壇、泉浸、地養、茅縮” 非遺八步古法融合于以現代制藥工藝流程之中。

比如“炮制”,遵循的標準是中國藥典、全國中藥炮制規范及各地方中藥炮制規范,正是在這一步,附子、半夏、天南星等毒性中藥被規范炮制成無毒藥材,為治病所用。

而“鼎合”之熱浸合藥,在古法中是八步之首。如今則被“熱回流提取”現代工藝取代。具體步驟是:將白酒加入提取罐,然后再依次投入赤砂糖、單晶體冰糖、紅曲、砂仁等64味藥材粗粉、豹骨膠,開啟蒸汽升溫煮沸后,打入中轉罐冷卻,再打入藥液儲罐中,并記錄,計算收率。

也就是鼎合這一步,豹骨這味藥材被加入其中。而此前,銠君在鴻茅藥酒采訪時看到,豹骨、人工麝香等原料,均被妥善冷藏于鴻茅國藥貴細藥材庫中。

鴻茅藥酒輿論風波發生后,內蒙古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現場核實豹骨的增值稅發票、出入庫臺賬、批生產記錄、庫存數量,豹骨購買、使用、庫存數量吻合,鴻茅藥酒的豹骨購買、使用均符合相關法律規定。

“鴻茅藥酒事件”爆發后,鴻茅國藥經過相關部門多次飛檢,其中2018年3-4月,內蒙古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對鴻茅國藥進行了三次飛行檢查。此外,還有多次例行檢查,60多個攝像頭全面監控生產過程,分3批次至山西醫科大學司法鑒定中心送檢,廣州、南京兩市藥檢所全項檢驗,鴻茅藥酒均經受住了考驗。

既然無毒,那么治病嗎?
這個問題的答案,或許和傳承了數千年的中醫中藥是否能夠治病一樣,300年歷久彌新的鴻茅藥酒,無需太多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