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藥品交易服務資格證:蒙C20140003
鴻茅藥酒

周小平: 必須認清中國已遭遇網軍入侵的事實,才有可能打贏這場戰爭?。ㄒ唬?/h4>

2018.08.27

導讀:很多年前我就說過,現在是戰爭時期,只不過是看不見硝煙的戰爭。這場戰爭最先要摧毀的不是我們的肉體和城市,而是我們的精神和大腦。在互聯網時代,沒有什么事情是可以自然發酵的。幾乎任何一件爆炸性事件背后都有著極其精確的創意和布局,以及極其高明的輿論團隊在操刀。

這幾天,北京幼園孩子疑似被灌藥、針扎、虐待的新聞爆出,隨后消息瞬間爆炸性傳播,全國網民的手機都被刷屏了。曝光幼兒園可能存在嚴重的問題這件事本身沒有什么問題,但是在這個消息爆炸性傳播的同時,一條被刻意和惡意編造出來用于詆毀抹黑人民解放軍的謠言信息被四處擴散,卻再次暴露出了西方網絡對華顛覆部隊的一次標準作戰流程。

首先有人利用一個在美國注冊的微博賬號,偽造了一張指控北京解放軍某英雄部隊參與虐童的虛假聊天截圖,發布在網上。隨后還有人偽造了警方說已經控制家長的“通告”,也發布在網上。這兩條謠言,瞬間就被一群名字大家耳熟能詳的,常常出現在各種聚光燈下的知名網絡大V很“巧合”地看到了,然后又很“巧合”地在同一時間轉發了。最后,形成了輿論爆炸。

但是不好意思,對解放軍的指控是假的,甚至有幼兒園家長還對警方表示,有個在校門口錄像指控解放軍,指控說孩子被望遠鏡威脅的人,根本就不是幼兒園的家長,而是假冒的。

好了,事情到此為止我們大致可以推斷出一些事實。即這家幼兒園或許的確存在問題(當然,這一點仍需等待家長請來的第三方醫生和警方公布鑒定和調查結果),但是其他牽扯人民解放軍的部分都不是事實。只不過現在說什么都晚了,因為惡意潑污解放軍的謠言已經傳播到了14億人手中,即便出動全部媒體辟謠,辟謠的信息也最多影響到1億人?;褂?3億人即便看了辟謠信息,也會心存疑慮。

大眾傳播心理都是先入為主的,尤其是面對有組織有預謀的謠言,任何形式的辟謠作用都是很小的。因此只要敵人造這樣的謠并通過大V形成擴散轉發鏈之后,謠言對我們社會的傷害和破壞就已經造成了,且很難彌補。并且目前中國所受到的傷害還絕不僅僅是被謠言毒害這么簡單,我們所遭遇到的是大規模網軍入侵的輿論戰爭,是一場試圖用輿論徹底搞臭中國,割裂社會,讓中國人產生焦慮不安,對社會產生極端不信任,進而人人自危的,不再相信社會還有公義善良的超大規模心理戰。

敵人來勢洶洶,而我們當中的很多人始終不肯意識到這是一場戰爭。但戰爭就是戰爭,無論你信與不信,他就在這里。勝者將獲得一切,敗者將尸骨無存。

實際上這五年來,我周小平無數次呼吁有關部門應該成立專業的互聯網輿論斗爭研究智庫,要啟用一批真正懂網的年輕人來直面這個問題,而不是采取傳統非互聯網思維戰術,更不可以在每一起事件發生后,單純地將其當做一起起獨立網絡輿情事件來處理。因為造成這種巨大社會破壞和政治破壞的,一直都是同一群大V,同一幫人,同一套手法,這一切都是一場長期的有組織的戰爭。并且這一套我們所熟悉的網絡輿論戰爭,中國在這幾年里其實已經經歷過好幾輪了,2017年的這些謠言熱點集中爆發,只不過是新一輪的輿論入侵又開始了而已。

今天,我就冒著風險再把我的觀點講述一遍吧,不管讀到這篇文章的是誰,也不管你什么時候看到了這篇文章,請一定要記住這篇文章里說的這些話,然后用你力所能及的方式去深挖,去了解,再用你的能力去參與到這場緊迫的網絡衛國戰爭吧。畢竟我只是一個思考者,憑我自己的力量是無法打敗一個有美國做后盾的龐大輿論組織的,唯有建立起同樣龐大的組織和采取同樣的運作方式,我們才有可能反敗為勝。歷史和時間終將證明我今天所講的這一切。

一:敵人是誰?目的何在?

此前希拉里的網絡對華輿論計劃被曝光,再之前美國總統候選人洪博培也在電視媒體中毫不避諱地表示要利用網絡拉攏中國年輕一代,只要拉攏了他們就能極大降低中國的實力,直至扳倒中國。因此我們應當很清醒地認識到這個事實:美國國內有一股勢力在通過互聯網輿論戰的方式試圖扳倒中國,對這一點美國這股勢力自己都不否認,我們當然也就沒有必要替他們否認了。

(未完待續)

點擊此處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