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藥品交易服務資格證:蒙C20140003
鴻茅藥酒

鴻茅藥酒疑石落地:網上妄言一席,線下真相千里

來源標題:鴻茅藥酒疑石落地:網上妄言一席,線下真相千里


“流言這東西,比流感蔓延的速度更快,比流星所蘊含的能量更巨大,比流氓更具有惡意,比流產更能讓人心力憔悴?!?

——錢鐘書《圍城》

最近,回看了陳凱歌導演之前的一部電影——《搜索》,感慨良多。片中,由高圓圓扮演的公司白領,因為一次在公交車上不給老人讓座的小事,蝴蝶效應般地引發了大規模的網絡暴力。

網民們因為片面的、一些自認為是事實的東西,不明就里、肆無忌憚地對她口誅筆伐,女主的人生與經歷,也由此發生了巨變,更深深影響到了涉及“讓座事件”的社會各方,讓人實感互聯網之威力。

網絡之劍,殺人于無形。

也是在最近,鴻茅藥酒事件,讓人不禁閃回出電影《搜索》里那般網絡輿論之殤。許多自媒體人在沒有客觀證據和權威機構給出調查結論之前,一起吐槽鴻茅藥酒的“神”、炮轟著鴻茅藥酒的“毒”,真與那電影《搜索》中的吃瓜網民并無二致。卻忘了兒時就知道的,人生中最最簡單的道理,“任何沒有客觀求證過的事實,可能是真理,也可能是謬論”。

隨后,這一事件不斷發酵,鋪天蓋地的資訊、評論快馬加鞭,造成了無法預估的后果,涉事多方都受到了蝴蝶效應般的巨大影響,內蒙古鴻茅國藥股份有限公司,更是飽受巨額經濟損失與負面影響。


而就在幾天前,沉寂已久的鴻茅藥酒事件,再起新番。

2018年6月7日下午,內蒙古鴻茅國藥股份有限公司,在官方微博上發布“致廣大消費者、全國合作伙伴的一封信”,對于自媒體謠傳的種種關于產品的質疑,一一答疑解惑。

首先,藥品生產質量問題首當其沖,成為了之前爭議的焦點問題,而聲明中也率先答疑,明確指出,關于備受爭議的藥品生產質量之惑,在多年來內蒙古自治區各級食品藥品監督管理部門的督導下,多次的監督檢查、飛行檢查,特別是2018年3月到4月的各車間、人員、設備等情況的管理落實中,三次飛行檢查均抽檢合格,符合國家相關要求、規定。

“質量關”嚴守的基礎之上,我們再來抽絲剝繭,看看其他方面鴻茅藥酒給出了怎樣的作答。

對于近半年來,自媒體與相關人士廣泛質疑的鴻茅藥酒及其有關原料,其中在2015年及2017年度兩個不同時段內,對企業中藥原材料沉香、天冬、羌活、蓮子、當歸、砂仁等藥材的抽檢方面,結果均合乎規定。

人們總是警惕過去,擔憂未來,正因為事實尚未出現。而再多的質疑與不解,也正因事實的理清,終有撥云見日之時。鐵證之下,不論是藥品質量還是中藥材質,都通過了國家相關部門的檢驗與鑒定,可以說,這正是給了消費者再一次坦蕩選擇的條件,也給了涉事企業一次證明自身的機會。

而后在聲明中的幾點釋疑,更加吸人眼球。作為鴻茅藥酒的主材之一的豹骨與人工麝香,在購買使用方面是否符合國家相關法律規定,此次內蒙古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也在企業現場進行了出入庫、生產及使用的多層核實,結果均完全符合國家相關規定。

不僅如此,鴻茅藥酒處方中的附子、天南星及半夏等中藥品種,被此次聲明中也終于“沉冤昭雪”,聲明表示,如上幾種中藥品種皆為炮制加工品,均不屬于毒性中藥品種。

另外,鴻茅藥酒事件反映出的另外一個重要的討論點,就是自媒體提到的“毒”,其實反映出了藥品服用量與定性的關鍵所在。

2003年11月25日,原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印發《關于公布第六批非處方藥藥品目錄的通知》(國食藥安[2003]323號),公布鴻茅藥酒為甲類非處方藥。

2004年至2017年底,國家藥品不良反應監測系統中,共檢索到鴻茅藥酒不良反應報告137例,不良反應主要表現為頭暈、瘙癢、皮疹、嘔吐、腹痛等。根據鴻茅藥酒這些年銷量推算,其不良反應率約為百萬分之二點六,比不良反應率 “十分罕見”(低于萬分之一)的標準還要低近40倍!

對于網民倍感疑惑的“非處方藥引發身體不適”的問題,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新聞發言人也給出了答復,非處方藥也是藥品,也要嚴格按照藥品說明書的規定使用,不能隨便增加劑量或用藥次數,也不能擅自延長用藥療程,更不能擅自改變用藥方法或用藥途徑。

那么,我們常常聽到的“是藥三分毒”,問題其實就在于一個服用的度量上,就好比,再好再美味的食物,吃多了也會吐;再滋補再健康的補藥,服用過量也同樣過猶不及。


正如網易曾經轉載發表過的一篇關于“可樂類飲料或致癌”的評論文章中所說,言論激進者眼中的致癌,其實是將危險放大后的結果,是在一個極端條件或不可能發生的狀況下“自我意念中的一種恐怖達成”。
文章中說道,每天飲用1000罐可樂,或許會致癌。而任何一個正常人,是不會更不可能一天之內喝下1000罐可樂的。
最后,除藥酒本身之外,飽受爭議的鴻茅藥酒配制技藝的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的認定,也給出了確定答案。在2018年5月8日《文化和旅游部非物質文化遺產司關于申請政府信息公開的答復》中指出,2014年國務院公布的“第四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名錄”中顯示,鴻茅藥酒配制技藝的申報和認定過程均符合相關規定。


自媒體平臺是當下了解世界、共通有無最好的網絡工具,但同時也有可能是謠言流言最根源的邪惡巢穴。此次相關部門對鴻茅藥酒的質檢報告,用事實證明,我們可以對事物存疑,卻不應該用存疑去篤定事實,甚至扭曲真相。
至此,長達兩個月之久的,懸在消費者心中的巨大疑石,終于穩穩落地,真相也隨之大白于天下。
一家傳承近300年的老字號產品,在謠言面前轟然傾倒時,我們還是不得不感慨網絡謠言的致命威力。
這一刻,鴻茅藥酒“毒”評事件,正式被畫上句點,網民看客也就紛紛四散而去,但圍繞在鴻茅藥酒事件左右、值得深思的種種問題,卻愈加顯得刺眼與關鍵。
而對于國家監管部門而言,如果借此事件,加快出臺一些關于中藥發展的頂層設計,也算抓住了一個該領域、該行業破題的致勝關鍵,這對未來類似事件的處理與解決,都不失為一種助力。
而作為涉事者、或者普通網民,給我們最大的反思,就是社會公共評價的尺度與準度?;瘓浠八?,網絡言論對于社會與個人、企業與消費者的巨大影響,不夸張的講,就是一句話,一席字,既可以成人;也可以殺人。
而作為普通民眾,謠言的接收者,在任何不擅長、不了解的領域里,也常?;嵬恕耙パ災褂謚欽摺?,總是容易輕信于人。我們可以簡簡單單地聽信了自媒體的“毒”論,也就可以隨隨便便地審判了鴻茅藥酒的產品。
想起了鴻茅藥酒事件中涉事的多方,想起錢鐘書先生在《圍城》里對于“流言”的深刻評說,更想起了作為人之根本,人性至善之基礎的、一份對生命最基本的崇敬感與應有的認真態度。
我們對生命所有的責任,都應寫在客觀的事實里,而不應在聳人聽聞的評談中。
一切問題,在未經查實之前,將一個企業的產品直接評價為“毒藥”,這不僅是對涉事企業的抹黑與企業發展毀滅性的災難,更是對普通的、毫無專業醫學知識的無辜網民的生活擾動。
我們的爸媽,一天可能會給你我的手機上,轉來十幾條不止的網絡流言微信:喝可樂致癌,肉松面包上的肉松是棉花做的,大米跟紫菜都是塑料做的,小孩溺水只要不超一小時,用“倒背法”可以救活,等等等等。
而這種種流言的背后,都不乏一方看似權威的機構、平臺或個人的引導發聲,也因其遣詞造句之“狠、辣”,以“重口之談”成功吸引受眾,并被廣泛傳播,最后,更會引發大范圍的網民恐慌與涉事各方的重大損失。
無獨有偶,網絡流言之下“被閃到腰”的企業,絕不止鴻茅藥酒一家。
2011年6月13日,伊利股份跌停,全天46萬手的成交量和7.6億元的成交額,均創下伊利股份歷史之最。此次跌停的最主要的原因,是網絡上出現的一份署名為“伊利原董事長助理張三林”的公開舉報信。

籠罩在伊利頭上的謠言隨即被查證后粉碎,而同樣受過網絡輿論重創的,還有一夜之間傾垮的、曾經的知名乳品企業圣元奶粉,它也曾因遭受網絡輿論攻擊,企業損失近30億元人民幣。
2005年7月,某時報收到匿名來信,披露95%的國產啤酒在生產過程中使用了致癌物質甲醛。隨后,為謀得更多的點擊量,該報擅自將“95%的中國啤酒含有甲醛”改為“95%中國啤酒甲醛超標”,致使當時整個啤酒行業銷量大幅衰減,更有包括青島啤酒在內的15個品牌的中國啤酒在韓國遭撤柜,中國啤酒在國內外市場的形象與信譽飽受損害,啤酒股票板塊整體暴跌。
還有2002年4月國內某時報的一則報到,也同樣發人深思。文章刊載了微波爐在人體上沿神經纖維造成一種激素物質乙酰膽堿的積累,表示即使微波爐的微波發射極其微弱,也會引起許多疾病,微波爐的電磁外溢,更能造成永不愈合的燒傷等。該言論一經發布,就被國內近600家媒體相繼轉載,使得消費者固化了微波爐“恐怖殺手”的形象,微波爐產業陷入困境,當年五六月份全國微波爐銷售,同比下滑40%。
鴻茅藥酒事件、伊利事件、啤酒事件、微波爐事件……太多的企業在流言中被攔腰斬斷,更有太多的消費者為此成了驚弓之鳥,網絡流言真的可謂傷己害人。
人民網曾就網絡謠言問題,專訪過一位國內網絡公關研究專家,專家當時的一席話讓人久久難忘:我們要感謝市場經濟大勢之下的敏感與敏銳,卻也應警覺、正視網絡傳播中,公眾高密度關注的對社會、對個人的無限威力。
借用世界科幻文學大師劉慈欣在《三體》中的兩個概念,我們每個人都是網絡世界的執劍人,同樣也都是現實世界的破壁者。
對于那片虛擬的網絡,對于這片真實的生態,我們能做的,無非只有抓住事實與真相之后,才敢客觀公正去評價。只有守住理智與客觀,才能把握最真切的事實,給網絡環境的每一個人、每一個角色,一個原原本本、公平公正表白自我的機會。
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