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藥品交易服務資格證:蒙C20140003
鴻茅藥酒

一個鴻茅老客戶的憤怒

2019.05.30

家住北京市朝陽區芍藥居北里的謝鴻達是一個要強的兵,他所在的連隊養了很多的豬,當時飼料緊張,需要撈些水草補充,此時正是深秋初冬時分,謝鴻達跟戰友忍受著極寒的天氣,跳入冰碴子水里撈水草,冰水滲透衣服,針扎一樣刺骨,自那以后,謝鴻達落上了“腿寒”的毛病。

一向要強的謝鴻達并不把這點“小毛病”當做病,時間一天天過去,“小毛病”開始發酵,最明顯的是雙腿越來越疼,謝鴻達走路開始打晃,不想上廁所,因為蹲下去的時候,雙腿更是別著疼,費勁的很;兒女相約出去用餐,觀看演出,長時間坐在一個地方,謝鴻達感覺到他的腿又開始不舒服了,不由得在座位上扭來扭去,坐不安,子女察覺到,他不愿多說,只是連聲道“沒事”,不知情的孩子們笑話他“多動癥”,謝鴻達尷尬的笑了笑,跟著孩子打趣幾句。

他像往常一樣去逛早市,不經意間發現了鴻茅藥酒,聽導購介紹,鴻茅藥酒有著百年的歷史傳承,內有祛風除濕的藥,對風濕,關節炎有效。謝鴻達看看自己雙腿,不由得有些心動,心想:“毛主席說過,要想知道梨的滋味,就得親口嘗一嘗?!蹦諦木瀾崍艘換岫?,謝鴻達決定冒一次險,“就算治不了病,也要不了命,信它一回,反正不會更壞”。于是,謝鴻達先買了7瓶藥酒,回家嘗試。

試用了一段時間,明顯的變化讓謝鴻達開始重新審視這瓶藥酒。謝鴻達發現,腿似乎一天比一天見好,疼痛減輕了不少,走路、上廁所,都有了很大的改善,跟子女出去,雖然做不到健步如飛,卻不像從前一樣坐立不安,就連早已花白的頭發,發梢變灰色,發根開始成片成黑色,兩鬢和額頭兩側黑色更是濃厚,老伴,子女更是對他的變化驚奇不已。謝鴻達知道,藥酒起作用了,內心的激動難以言表。

2018年,鴻茅藥酒突然“臭名遠揚”,“藥酒還是毒藥”“鴻茅是下一個權健”等等流言蜚語,充斥著整個網絡,同樣也傳到了已經64歲的謝鴻達耳朵里。震驚,憤怒等等一系列感情一時交織在謝鴻達的腦海里,久久不能散去,思來想去,謝鴻達坐在書桌前,拿起筆,給鴻茅藥酒寫了一封信……


?——文章改編自謝鴻達老人的感謝信——


?